微彩票

仓央嘉措诗新译一种:读者至上的翻译尝试

2018-07-06  

微信图片_20180706163459.jpg

读者至上的翻译尝试

——读吾见才让译仓央嘉措诗

微彩票 一本书在没有出版之前,就可以先睹为快,这应当是一种幸运和殊荣吧。在看曾经是中师同学的吾见才让发来的,由他翻译的仓央嘉措诗歌的汉译电子版的时候,心里便有一种像是孩童时代被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偷偷给了一颗糖果一样的喜悦。怀着这样的一种阅读期待,我仔细看完了他的文字。阅读之前,我还有一种好奇——仓央嘉措的诗歌,已经有太多的汉译了,古体的、自由诗体的,还要各种仿写的,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在网络的搜索引擎键入关键词,可以搜索到几百万条相关信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依然选择对仓央嘉措诗歌进行重新翻译,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呢?此前在拉萨,在一个青海老乡聚餐的饭局上,吾见才让曾向我说起他翻译完成了仓央嘉措的74首诗歌,并希望我能看看,看完了写几句话。话刚刚说到这儿,即刻就被饭局上另一个热闹的话题带入了另一种气氛,大家开始争着唱故乡的歌谣,回忆和谈论着这些歌谣背后大家共同的老家。一个有关诗歌的话题就此打住了,而另一个更有诗歌意味的现场渲染着一种隐约散发着乡愁的快乐。

这似乎就是拉萨这个城市的一种气质,在我的印象里,拉萨是一个些微有些散漫的城市,带着一种快乐至上的情愫,如果一个人心存烦闷和不快,那么拉萨便是一个消解这些烦闷和不快的最好去处——或许,有关仓央嘉措诗歌的那样一个话题,相对于故乡和歌谣,还是有些沉重和正式吧,那天晚上,我原本想问问我这位老同学重新翻译这些诗歌的初衷,这个话题却直到我要写下这些文字时,依然没有下文。也许,这是一个预示,预示我通过阅读这些诗歌,去揣摩藏在这些文字背后的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本身就是答案。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一首一首地阅读吾见才让翻译的仓央嘉措诗歌,或者说,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品咂着他之所以重新翻译这些诗歌的用意。

微彩票是的,我品咂出了一些味道。

微彩票吾见才让和我曾经就读于青海海南州民族师范学校,这是一个从五十年代开始就实行了双语教育的学校,在这样一所学校里学习,我们时时穿越在两种不同的文字营造出的世界里,在掌握了一种类似于穿墙破壁的技能的同时,也深深了解两个世界的异同。我想,吾见才让在阅读此前的译者翻译的仓央嘉措的诗歌的时候,一定看到了这些译文的某些不足,那就是,这些译文对汉语读者的阅读背景考虑欠少,当把这些译文呈现给汉语读者的时候,没有考虑藏汉文化背景的差异性,使得许多根本没有藏文化背景的读者,在面对这些译文的时候,会出现理解上的艰难。吾见才让显然是想弥补这一缺憾,因此,他的译文,在对原文诗歌进行翻译的时候,把这些诗歌隐喻的部分内容也呈现了出来。例如:

因为我的幼稚

我把恋人当作了父母

因为我的幼稚

微彩票我把此生的秘密

透过风雪 透过夜色

告诉了青梅竹马

微彩票因为我的幼稚

我把此生的隐私

没告诉父母

却告诉了恋人

微彩票可是 谁能料到

我恋人的旁边

有很多“野鹿”

他们同样头枕温床

透过风雪 透过夜色

偷听我的秘密

因为我的幼稚

我把恋人当作了父母

却让敌人偷听了我

此生的秘密

显然,吾见才让的译文,从体例、诗行上大大超出了原文,对原文隐喻的部分,几乎采用了“不厌其烦”的详尽表达。

吾见才让还试图用译文的方式,对这些诗歌的意义做一些延展,引领读者能够更加正确地理解这些诗歌。这样做的意义,我想是他看到近几年仓央嘉措诗歌开始在更广更大的范围中流行、传播,甚至成为了一种时尚,而对仓央嘉措诗歌的理解,也出现了许多的误读和曲解。这使得吾见才让在翻译仓央嘉措诗歌时,做了许多带有解释性的延展。我想,这也是吾见才让之所以产生要重新翻译仓央嘉措诗歌的冲动的一个原因吧。

无论是草原

还是田间

你那春风般的微笑

触摸阳光

轻抚空气

无论在聚会

微彩票还是在独处

你那阳光般的微笑

颠覆江山

倾倒少年

在这天地之间

微彩票如果你真的爱我

请你在我的眼前

歃血为盟吧

也是出于对读者能够更简明更自白地理解仓央嘉措诗歌的考虑,吾见才让在翻译这些诗歌的时候,还采用了一个翻译方法,那就是从译文上后移诗歌原文的语境。众所周知,翻译是一个要考虑和看重原文创作年代的工作,译文要表现出原文创作时的历史感和时间的局限性。做为一名藏汉双语的译者,吾见才让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在他重新翻译仓央嘉措诗歌时,却有意打破了这一点,他的译文,显然对原文的历史语境进行了后移——他几乎用现当代诗歌的语境,甚至不惜用一些完全与原文产生年代不符的词语,重新表达了他心目中的仓央嘉措诗歌:

在我的空间

每一缕阳光

是日月恩赐的光环

微彩票不知在你的门前

微彩票是否还有这样的奢侈

微彩票和祥云的护卫

微彩票听说黄边黑心的云彩

微彩票是霜雹的成因

微彩票不知你的空间

是否尚有非僧非俗的和尚

在我的门前

他们已被认为是佛教的敌人

无论怎样

我把你的生日

作为我的星期天

在布宫 在大昭寺

为你 为众生

祈福和平 祈福幸福

如果你是终点

我愿做一颗星星

划入你的夜空

微彩票吾见才让之所以这么做,显然还是对读者的一种妥协。孰是孰非,还是应该交给读者去评判。

微彩票从老同学吾见才让所托,写下这些文字,权为序。

龙仁青

于2017年12月16日冬月午夜

微信图片_20180706163531.jpg

微彩票赤贡·吾见才让 藏族,青海贵德人,诗人,资深翻译专家。主要著作有《安多强巴与更登曲培》《西藏名人访谈录 》等五部著作,多次荣获省部级奖项。

编辑:梦洁